蒋大为 – 敢问路在何方 (1986)

Dare to ask which road to take (1986)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
迎来日出送走晚霞
踏平坎坷成大道,
斗罢艰险又出发,又出发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一番番春秋冬夏,
一场场酸甜苦辣;
敢问路在何方?
路在脚下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
翻山涉水两肩霜花
风云雷电任叱咤,
一路豪歌向天涯,向天涯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一番番春秋冬夏,
一场场酸甜苦辣;
敢问路在何方?
路在脚下
敢问路在何方?
路在脚下

张国荣 – 倩女幽魂 (1987)

A Chinese ghost story (theme song)

In Cantonese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
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
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
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人生是美梦与热望
梦里依稀依稀有泪光
何从何去去觅我心中方向
风仿佛在梦中轻叹路和人茫茫
人间路快乐少年郎
路里崎岖崎岖不见阳光
泥尘里快乐有几多方向
一丝丝梦幻般风雨路随人茫茫
丝丝梦幻般风雨路随人茫茫

李娜 – 青藏高原 (1994)

Li Na – Tibetan Plateau (1994)

是谁带来远古呼唤
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
难道说还有无言的歌
还是那久久不能忘怀眷恋

我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
一座座山川相连
呀啦索
那可是青藏高原?

是谁日夜遥望着蓝天
是谁渴望永久的梦幻
难道说还有赞美的歌
还是那仿佛不能改变的庄严

一座座山川相连
呀啦索
那就是青藏高原
呀啦索
那就是青藏高原

王菲 – 你快乐 所以我快乐 (1997)

Faye Wong – I’m happy if you’re happy (1997)

你眉头开了
所以我笑了
你眼睛红了
我的天灰了

天晓得既然说
你快乐于是我快乐
玫瑰都开了
我还想怎么呢

求之不得求不得
天造地设一样的难得
喜怒和哀乐
有我来重蹈你覆辙

~~~

你头发湿了
所以我热了
你觉得累了
所以我睡了

天晓得既然说
你快乐于是我快乐
玫瑰都开了
我还想怎么呢

求之不得求不得
天造地设一样的难得
喜怒和哀乐
有我来重蹈你覆辙

La La La

La La La La

不问为什么 心安理得

天晓得既然说
你快乐于是我快乐
玫瑰都开了
我还想怎么呢

求之不得求不得
天造地设一样的难得
喜怒和哀乐
有我来重蹈你覆辙

腾格尔 – 天堂 (1997)

Paradise (1997)

蓝蓝的天空

清清的湖水

绿绿的草原

这是我的家

奔驰的骏马

洁白的羊群

还有你姑娘

这是我的家

我爱你 我的家

我的家 我的天堂

我爱你 我的家

我的家 我的天堂

蓝蓝的天空

清清的湖水

绿绿的草原

这是我的家

我爱你 我的家

我的家 我的天堂

我爱你 我的家

我的家 我的天堂

张伟进 – 猴哥 (1998)

Brother monkey (1998)

猴哥猴哥
你真了不得
五行大山压不住
蹦出个孙行者

猴哥猴哥
你真太难得
紧箍咒再念
没改变老孙的本色

拔一根毫毛
吹出猴万个
眨一眨眼皮
能把鬼识破

翻个跟斗十万八千里
抖一抖威风山崩地也裂

哪里有难都想你
哪里有险都有哥
身经百战打头阵
惩恶扬善心如佛

你的美名万人传
你的故事千家说
金箍棒啊永闪烁
扫清天下浊

Bobby Chen –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 (1991)

陳昇 Bobby Chen –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 (1991)

能不能让我 陪着妳走 既然妳说 留不住妳
回去的路 有些黑暗 担心让妳 一个人走

我想是因为 我不够温柔 不能分担 妳的忧愁
如果这样 说不出口 就把遗憾 放在心中

把我的悲伤 留给自己 妳的美丽 让妳带走
从此以后 我再没有 快乐起来的理由
把我的悲伤 留给自己 妳的美丽 让妳带走
我想我可以忍住悲伤 可不可以 妳也会想起我


是不是可以 牵妳的手呢 从来没有 这样要求
怕妳难过 转身就走 那就这样吧 我会了解

把我的悲伤 留给自己 妳的美丽 让妳带走
从此以后 我再没有 快乐起来的理由
我想我可以忍住悲伤 假装生命中没有妳
从此以后 我在这里 日夜等待 妳的消息

能不能让我 陪着妳走 即然妳说 留不住妳
无论妳在 天涯海角 是不是妳 偶尔会想起我
可不可以 妳也会想起我 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